农村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纳入低保,患大病困难群众将获

日前,梧州市政府印发《建立梧州市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关爱服务体系工作方案》,建立农村留守儿童教育关爱、空巢老人养老服务、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综合保障三大制度,切实维护和保障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基本生活权益与医疗服务,促进留守儿童健康成长、空巢老人安度晚年。

兜牢底线惠民生 增强群众获得感患大病困难群众将获“二次救助”

《方案》指出,在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综合保障制度上,要建立动态跟踪机制,即以县为主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状况登记制度,定期跟踪、全面掌握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数量、困难需求、家庭状况等,对义务教育阶段辍学、监护人缺失、家庭生活困难、受伤患病留守儿童,以及生活难以自理、经济状况差的空巢老人给予重点关注。要全面落实基本民生保障政策,及时将符合条件的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纳入农村低保、医疗救助、灾害救助、流浪人员救助等社会救助保障范围,切实保障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基本生活。

近5年来,广东各级民政部门牢固树立“民政为民、民政爱民”工作理念,全面落实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求,编密织牢底线民生保障网,增强群众获得感。

《方案》指出,在建立农村留守儿童教育关爱制度方面,相关单位要发展农村学前教育,保障农村留守儿童受教育的权利;建立学校关爱农村留守儿童机制,实施教师联系帮扶留守儿童制度,发挥中小学校(幼儿园)在农村留守儿童管理服务中的教育作用。加大村级“儿童家园”投入建设力度,整合现有机构和设施资源,充分发挥“儿童家园”等阵地作用,健全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组织乡村干部和农村党员对留守儿童进行结对关爱服务,切实解决留守儿童校外管理、关护、教育、娱乐问题。

目前,全省城乡低保对象共169.7万人,农村特困供养对象共23.3万人。截至2016年底,广东低保、农村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工作的救助水平、保障资金、全国排名的前进位数、基层能力建设4个方面均在2011年基础上实现翻番。

《方案》指出,在建立空巢老人养老服务制度方面,相关部门单位要加大对农村幸福院等农村互助性养老服务设施的建设投入力度和运营保障,满足农村空巢老人日间照料、文化娱乐等方面需求。要组建关爱农村家庭互助队伍,积极发动社会组织、社会工作者参与关爱农村空巢老人工作,及时为农村空巢老人提供必要的帮助和关怀。

低保、农村特困人员救助供养水平实现翻番。2016年,城乡低保标准月人均分别为570元、470元,分别比2011年增长114%、129%;月人均补差分别为450元、225元,比2011年增长162%、142%。农村特困供养对象集中、分散供养标准年人均分别为9600元、7600元,比2011年增长129%、217%。

据了解,该《方案》重在构建属地管理、基层为主、政府监督、社会帮扶的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关爱服务工作体制机制,并全面跟踪掌握全市农村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状况,动员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关爱服务。

救助保障资金实现翻番。2016年,全省支出低保资金52亿元,比2011年增加28亿元,增长率为117%;全省支出农村特困人员救助供养资金20亿元,比2011年增加15亿元,增长率为300%。

在全国排名的前进位数实现翻番。与2011年相比,2016年全省月人均城乡低保补差排名分别从全国第29名、第22名提高到第6名、第6名,排名分别上升23位、16位;农村特困人员救助供养标准排名从全国第14名提高到第5名,排名上升9位。

基层能力建设实现翻番。全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新增基层社会救助工作人员2194人,人员配备比2011年增加197%,专职负责社会救助工作,确保基层社会救助事有人干、责有人负。

对困难群众的医疗救助水平进一步提升。医疗救助政策创制不断健全。2017年8月,政策范围内住院自负医疗费用的救助比例提高到80%以上,年人均住院医疗救助水平提高到2998元。

为进一步帮助困难群众减轻患重特大疾病政策范围外费用的压力,省民政厅、省财政厅等多部门联合制定《进一步加强医疗救助与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有效衔接工作方案》。对经医疗保险报销和医疗救助后,医疗费用负担仍较重的,将政策范围外的自付医疗费用计入医疗救助基数给予“二次救助”。

我省将探索为困难群众购买补充商业保险,进一步减轻困难群众医疗费用负担。为困难群众购买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进一步满足困难群众的健康管理需求。

受灾群众生活救助标准翻倍

近年来,我省扎实有效开展防灾减灾救灾工作,自然灾害救助管理体系不断完善,城乡综合防灾减灾能力日益提升,社会力量参与防灾减灾救灾工作深入推进。

今年,省政府印发新修订的《广东省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完善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体系。在救灾应急、倒塌民房恢复重建、冬春救助、救灾款物管理、查灾核灾、救灾物资发放、救灾捐赠等方面,我省已建立一系列管理制度和工作规程。

省级和各市、县均成立了减灾委员会,加强统筹指导和综合协调。各级减灾委办公室设在民政部门,在灾情会商、受灾群众生活救助、防灾减灾宣传教育等方面发挥统筹协调作用。

为提高受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水平,自2016年起,我省全面提高自然灾害救助标准。应急期生活救助、过渡期生活救助、因灾“全倒户”恢复重建补助、因灾重损户农房修缮补助、受灾困难群众冬春生活救助、因灾遇难人员家属抚慰金等6项补助标准均较以往提高1倍左右。对因灾“全倒户”恢复重建的省级补助标准达每户2万元,对因灾“全倒户”的各级财政补助每户达4万元以上。

救灾物资储备网络日益完善,全省各级共建有救灾物资储备库281个,救灾物资仓储总面积达6.74万平方米,省级建有4个救灾物资区域仓库。城乡综合减灾能力日益增强,全省共有905个社区被国家减灾委、民政部授予“全国综合减灾示范社区”称号。省级福利彩票公益金累计投入1.3亿元,资助多灾易灾、经济欠发达地区287个应急避护场所、54个县级救灾物资仓库项目建设,6个县级救灾物资仓库项目建设获得“十三五”期间中央资金支持。全省广泛开展防灾减灾宣传教育、灾害应急演练。全省各级灾害信息员达2.6万多人。

我省出台《广东省社会力量参与救灾促进条例》,为社会力量参与救灾提供地方法规依据和保障。省民政厅制定《关于支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减灾救灾的实施意见》,梳理制定全省防灾减灾救灾社会力量名录,建立日常联络机制,成立了省级灾害应急救援社会工作服务队。各地相继成立社会力量参与减灾救灾的协调服务平台以及专业服务队伍,引入社工、志愿者等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灾害风险排查、受灾群众转移安置、防灾减灾宣传教育等活动,并积极开展救灾捐赠活动。

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加快发展

目前,全省60周岁及以上的户籍老年人口达1334万,占户籍总人口的14.6%;常住人口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940.28万人,占8.55%。为应对社会老龄化的“银发浪潮”,我省注重推进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养老服务政策法规更加健全,养老服务基础设施更加完善,养老服务保障制度基本建立,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持续加强。

截至今年8月,全省有养老机构2717家,养老床位42.7万张,比2013年增加23.8万张,增长126%;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数32张,比2013年增长85%。其中,民办养老机构1070家,养老床位达12.4万张,占全省养老床位总量的29%。全省有城乡社区养老服务设施3.4万个,比2013年增加1.3万个,增长62%;城市社区养老服务覆盖率达到96.2%,农村达到85%。全省养老服务设施布局更加合理,服务市场更加开放,社会力量得到进一步发挥。

我省建立高龄津贴、养老服务补贴和护理补贴制度。普惠型80岁以上高龄津贴制度实现全省全覆盖,各地级财政支出超过15亿元,受惠老年人达225万人。对经济困难的高龄、失能等老年人每人每月给予100-300元的养老服务补贴和护理补贴。我省积极推进养老机构责任保险,截至今年8月,全省养老机构责任保险投保总数达到202家,投保床位数16627张,保障金额达50.5亿元,居全国前列。

医养结合工作全面推动,以不同形式提供医疗服务的养老机构达72%,养老机构内设符合基本医疗保险定点条件的医疗机构,均可申请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定点机构。目前我省有398家养老机构取得卫生计生部门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有244家养老机构被列入医保定点机构,占比61.3%,全省护理型养老床位12.7万张。

我省高度重视残疾人生活保障工作,2012年在全国率先建立了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将残疾人两项补贴制度纳入我省十项民生实事,补贴标准逐年提高。今年,全省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的标准分别提高到1800元/月和2400元/月,比2013年大幅增加。目前全省享受残疾人两项补贴115.1万人。省级财政今年投入9.23亿元补助粤东西北经济欠发达地区,比2013年增加投入8.09亿元,目前已全部下拨至各地市,确保补助资金足额、按时发放。

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获精准关爱服务

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方面,我省着力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机制,2016年,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建立广东省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部门工作职责更加明确。截至去年7月25日,完成对全省农村留守儿童249846人、留守妇女105878人、留守老人273265人的入户调查和登记统计工作,基本摸清了全省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规模、分布区域、结构状况,重点掌握了农村留守儿童的家庭组成、监护状况、教育就学等基本信息。

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经费列入省财政预算。2017年起,省财政每年安排省级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等工作经费1450万元,用于资助全省29个中央苏区、革命老区等经济欠发达地区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重点资助这些地区县级和乡镇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解决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机构和队伍不足的问题。